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城鄉基層治理新格局

【時間: 2019-12-31 10:21 】【字號:

人民安居樂業、國家長治久安,離不開共建共治共享的城鄉基層治理體系。

市委七屆十次全會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和省委十一屆六次全會精神,深刻把握堅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的重要要求,強調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堅持人民當家作主,把提升黨建引領能力、群眾自治能力作為重要內容,著力構建新時代內江城鄉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市圍繞黨建引領下的基層社會治理進行探索,形成了一批實踐成果、理論成果、制度成果,但仍然存在各類主體參與基層治理的意愿不強、機制不暢等問題。深入學習貫徹市委七屆十次全會精神,推進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加強多元主體共治的城鄉基層治理制度創新,構建新時代內江城鄉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

共建共治共享,必須堅持黨的領導。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城鄉基層治理新格局,要堅持黨委研究決定基層治理重大事項制度,健全黨組織領導基層治理組織體系,建立以村黨組織為領導、村民自治組織和村務監督組織為基礎、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民合作組織為紐帶、其他經濟社會組織為補充的村級組織體系,建立在社區黨組織領導下,以社區居民委員會和居務監督委員會為基礎,完善協同聯動的社區治理架構,把黨的領導始終貫穿于城鄉基層治理的全領域、全過程、全環節,確保城鄉基層治理始終沿著正確方向推進。

共建共治共享,必須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在城鄉基層治理新格局,需要提升城鄉基層政府的宏觀統籌作用,提升政府的辦事效率,樹立政府的權威和影響力。市委七屆十次全會提出,要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強化政府社會管理、公共服務等職能,編制并對外公布基層治理政府權力清單、責任清單,完善政府信息依法公開制度和程序,健全完善部門之間信息互通、資源共享、工作聯動的協調機制,實現政府職能體系優化協同高效。

共建共治共享,必須落實民主協商制度。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城鄉基層治理新格局,就是要建設“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落實民主協商制度,要完善基層治理人大協商制度、基層治理政府協商制度、基層治理政協協商制度,對涉及基層治理的重大決策事項、重大項目建設、地方政府規章等進行充分協商,把尊重民意、匯集民智、凝聚民力貫穿于城鄉基層治理全過程,真正讓人民群眾成為城鄉基層治理的最廣參與者、最大受益者、最終評判者。

共建共治共享,必須落實社會協同制度。社會參與是實現共建共治共享的重要途徑。要創新社會組織參與基層治理機制,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直接資助和公益創投等方式,培育公益性、服務性、互助性社會組織參與基層治理,推進社區、社會組織、社會工作“三社聯動”。各類企事業單位、各種團體組織既是城市社區管理服務對象,也是社區治理的重要主體。要發揮行業協會、商會、學會、新聯會、網聯會等社會組織作用,改進群團組織參與基層治理方式,鼓勵國有企業支持和參與村(社區)治理,引導市場主體履行社會責任、參與基層治理,實現基層社會治理從單打獨斗到合力互動。

共建共治共享,必須落實公眾參與機制。推進城鄉基層治理,要注重尊重和發揮人民主體作用,堅持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努力實現共建的力量來自人民、共治的智慧出自人民、共享的成果為了人民。要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在社區治理、基層公共事務和公益事業中,組織村(居)民通過民主選舉、民主協商、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等方式有序參與基層治理。要充分發揮村民議事會、監事會等自治組織作用,將涉及村(社區)公共利益的重大事項、關乎基層群眾切身利益的敏感問題納入村(居)民議事范疇,努力實現群眾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教育、自我監督。

改革沒有旁觀者,誰都不是局外人。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城鄉基層治理新格局,必須本著公平正義原則,不斷完善相關制度規定,確保每一個人能公平地享有發展權利、發展機會和發展成果,實現人生理想和抱負,滿足人民群眾美好生活需要。

編輯:黃薇茜
松江一道搓麻将app